片片中華情,同心護香港

爆料Email:hkleaks@yandex.com,我哋保證閣下嘅個人信息唔會被泄漏!
本網站域名係hkleaks.pkhkleaks.ml,敬請收藏!

回顧會見基本法起草委員會講話,感受偉人鄧小平的高瞻遠矚和智慧

鄧小平1984年12月19日下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
今年是《基本法》颁布三十周年。近日法律界出現質疑制訂「港區國安法」有違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的治港方針的聲音。在這樣的背景下,回顧鄧小平先生在1987年會見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成員的講話,具有重要的意義。



中央不管就萬事大吉?絕對不是!

翻看《鄧小平文選》第三卷,鄧小平早在《基本法》制定、實施之前,就對香港回歸後可能出現的問題、挑戰,有一系列前瞻性見解。他明確指出,「切不要以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來管,中央一點都不管,就萬事大吉了…中央確實是不干預特別行政區的具體事務的,也不需要干預。但是,特別行政區是不是也會發生危害國家根本利益的事情呢?…難道香港就不會出現損害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如果中央把什麼權力都放棄了,就可能會出現一些混亂,損害香港的利益。」今天看來,這番話確是相當有預見性。

那麼,如果香港「出現問題」,可以如何解決?按照鄧小平當年的論述,他提出,「保持中央的某些權力,對香港有利無害。大家可以冷靜地想想,香港有時候會不會出現非北京出頭就不能解決的問題呢?」,「中央的政策是不損害香港的利益,也希望香港不會出現損害國家利益和香港利益的事情」。

有人搞破壞 中央就要干預!

另一點,是鄧小平同時提出,「港人治港有個界線和標準,就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那麼,究竟什麼叫愛國者?鄧小平給出的標準是: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鄧小平當時還指出一點,「切不要以為沒有破壞力量…中央政府就要加以干預…不只中央政府要干預,香港人也要干預。總會有人搗亂的,但決不要使他們成氣候。」

「罵」是一回事 「行動」就是另一回事

其實從現在的角度來看,鄧小平當年提出的「一國兩制」構想,其實具有非常具有包容性,他甚至提到「有些事情,比如一九九七年後香港有人罵中國共產黨,罵中國,我們還是允許他罵」,但問題在於,凡事要有底線,鄧小平就指出,「但是如果變成行動,要把香港變成一個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對大陸的基地,怎麼辦?那就非干預不行。干預首先是香港行政機構要干預,並不一定要大陸的駐軍出動。只有發生動亂、大動亂,駐軍才會出動。但是總得干預嘛!」



「劃時代的警世恆言」鄧公講話依舊「振聾發聵」

今時今日,再次重溫鄧公當年的講話,對香港現階段問題依然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指導意義」,足見這位偉大政治家的「先見之明」,具有非凡洞察力和預見力。尤其是鄧公關於切不要以為香港沒有破壞力量、中央必須保持某些權力、必要時非干預不行的淳淳告誡,作為「一國兩制」思想的原創性內涵,具有「警世恆言」意義。所謂「人至賤則無敵」,不自量力的「港獨勢力」和習慣扮演跳樑小丑的「亂港分子」妄圖分裂國家、攬炒亂港的圖謀早在30年前已被鄧公「看穿看破」。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這幫敗類必然會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中。

「一國兩制」是解決香港問題的「定海神針」

「一國兩制」的構思,不僅在它解決了歷史遺留問題,使香港順利回歸,而且是跨越時代的構思,具有前瞻性,對香港回歸後可能發生的問題(如今天的社會亂象)在政策上作出了頂層設計,為未來的發展留下空間、指明方向。回顧過去一年的「暴力亂港」,近日外國勢力又干預中國內部事務,鄧公早已高瞻遠矚、洞悉世事,只有港人保持信心,沿著「一國兩制」的偉大構思堅定前行,香港定能早日「止暴制亂」,走出陰霾,繼續發展它的經濟、政治、法律、文化和社會制度,鞏固它作為一個國際城市的地位,一個能對國家有貢獻的特區地位。

附文:

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時的講話

鄧小平
(1987年4月16日)
  今天沒有別的,同大家見見面,快兩年時間沒有見面了,應該對你們道道辛苦嘛!

  你們委員會工作了一年零八個月,靠大家的辛苦、智慧,工作進展是順利的,合作是好的,這樣香港會過渡得更好。我們的「一國兩制」能不能夠真正成功,要體現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裏面。這個基本法還要為澳門、台灣作出一個範例。所以,這個基本法很重要。世界歷史上還沒有這樣一個法,這是一個新的事物。起草工作還有三年時間,要把它搞得非常妥當。

  今天我想講講不變的問題。就是説,香港在一九九七年回到祖國以後五十年政策不變,包括我們寫的基本法,至少要管五十年。我還要説,五十年以後更沒有變的必要。香港的地位不變,對香港的政策不變,對澳門的政策也不變,對台灣的政策按照「一國兩制」方針解決統一問題後五十年也不變,我們對內開放和對外開放政策也不變。到本世紀末,中國人均國民生産總值將達到八百至一千美元,看來一千美元是有希望的。世界上一百幾十個國家,那時我們恐怕還是在五十名以下吧,但是我們國家的力量就不同了。那時人口是十二億至十二億五千萬,國民生産總值就是一萬至一萬二千億美元了。我們社會主義制度是以公有制為基礎的,是共同富裕,那時候我們叫小康社會,是人民生活普遍提高的小康社會。更重要的是,有了這個基礎,再過五十年,再翻兩番,達到人均四千美元的水平,在世界上雖然還是在幾十名以下,但是中國是個中等發達的國家了。那時,十五億人口,國民生産總值就是六萬億美元,這是以一九八○年美元與人民幣的比價計算的,這個數字肯定是居世界前列的。我們實行社會主義的分配製度,不僅國家力量不同了,人民生活也好了。

  要達到這樣一個目標,需要什麼條件呢?第一條,需要政局穩定。為什麼我們對學生鬧事問題處理得這麼嚴肅,這麼迅速呢?因為中國不能再折騰,不能再動蕩。一切要從大局出發。中國發展的條件,關鍵是要政局穩定。第二條,就是現行的政策不變。我剛才説,要從我們整個幾十年的目標來看這個不變的意義。比如説,現在我們國內人們議論雇工問題,我和好多同志談過,犯不著在這個問題上表現我們在「動」,可以再看幾年。開始我説看兩年,兩年到了,我説再看看。現在雇工的大致上只是小企業和農村已經承包的農民,雇工人數同全國一億多職工相比,數目很小。從全局看,這只不過是小小的一點。要動也容易,但是一動就好像政策又在變了。動還是要動,因為我們不搞兩極分化。但是,在什麼時候動,用什麼方法動,要研究。動也就是制約一下。像這樣的事情,我們要考慮到不要隨便引起動蕩甚至引起反復,這是從大局來看問題。重要的是,鼓勵大家動腦筋想辦法發展我們的經濟,有開拓的精神,而不要去損害這種積極性,損害了對我們不利。

  一個是政局穩定,一個是政策穩定,兩個穩定。不變也就是穩定。如果到下一個五十年,這個政策見效,達到預期目標,就更沒有理由變了。所以我説,按照「一國兩制」的方針解決統一問題後,對香港、澳門、台灣的政策五十年不變,五十年之後還會不變。當然,那時候我不在了,但是相信我們的接班人會懂得這個道理的。

  還要講一個不變。大家對於中國黨和中國政府堅持開放政策不變,很高興,但是一看到風吹草動,一看到反對資産階級自由化,又説是不是在變了。他們忽略了中國的政策基本上是兩個方面,説不變不是一個方面不變,而是兩個方面不變。人們忽略的一個方面,就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堅持共産黨領導。人們只是説中國的開放政策是不是變了,但從來不提社會主義制度是不是變了,這也是不變的嘛!

  我們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是老早就確定了的,寫在憲法上的。我們對香港、澳門、台灣的政策,也是在國家主體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基礎上制定的,沒有中國共産黨,沒有中國的社會主義,誰能夠制定這樣的政策?沒有哪個人有這個膽識,哪一個黨派都不行。你們看我這個講法對不對?沒有一點膽略是不行的。這個膽略是要有基礎的,這就是社會主義制度,是共産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中國。我們搞的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所以才制定「一國兩制」的政策,才可以允許兩種制度存在。沒有點勇氣是不行的,這個勇氣來自人民的擁護,人民擁護我們國家的社會主義制度,擁護黨的領導。忽略了四項基本原則,這也是帶有片面性嘛!看中國的政策變不變,也要看這方面變不變。老實説,如果這方面變了,也就沒有香港的繁榮和穩定。要保持香港五十年繁榮和穩定,五十年以後也繁榮和穩定,就要保持中國共産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制度。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這個特色,很重要的一個內容就是對香港、澳門、台灣問題的處理,就是「一國兩制」。這是個新事物。這個新事物不是美國提出來的,不是日本提出來的,不是歐洲提出來的,也不是蘇聯提出來的,而是中國提出來的,這就叫做中國特色。講不變,應該考慮整個政策的總體、各個方面都不變,其中一個方面變了,都要影響其他方面。所以請各位向香港的朋友解釋這個道理。試想,中國要是改變了社會主義制度,改變了中國共産黨領導下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香港會是怎樣?香港的繁榮和穩定也會吹的。要真正能做到五十年不變,五十年以後也不變,就要大陸這個社會主義制度不變。我們反對資産階級自由化,就是要保證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不變,保證整個政策不變,對內開放、對外開放的政策不變。如果這些都變了,我們要在本世紀末達到小康水平、在下世紀中葉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的目標就沒有希望了。現在國際壟斷資本控制著全世界的經濟,市場被他們佔了,要奮鬥出來很不容易。像我們這樣窮的國家要奮鬥出來更不容易,沒有開放政策、改革政策,競爭不過。這個你們比我們更清楚,確是很不容易。這個「不變」的問題,是人們議論紛紛的問題,而且我相信,到本世紀末、到下世紀還要議論。我們要用事實證明這個「不變」。

現在有人議論,中國的改革、開放政策在收。我要説,我們的物價有點問題,對基本建設的投資也收緊了一點。但問題要從全局看。每走一步都必定會有的收,有的放,這是很自然的事情。總的是要開放。我們的開放政策肯定要繼續下去,現在是開放得不夠。我們的開放、改革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膽子要大,要堅決。不開放不改革沒有出路,國家現代化建設沒有希望。但在具體事情上要小心,要及時總結經驗。我們每走一步都要總結經驗,哪些事進度要快一點,哪些要慢一點,哪些還要收一收,沒有這條是不行的,不能蠻幹。有些人看到我們在某些方面有些緊縮,就認為政策變了,這種看法是不妥當的。

  「一國兩制」也要講兩個方面。一方面,社會主義國家裏允許一些特殊地區搞資本主義,不是搞一段時間,而是搞幾十年、成百年。另一方面,也要確定整個國家的主體是社會主義。否則怎麼能説「兩制」呢?那就變成「一制」了。有資産階級自由化思想的人希望中國大陸變成資本主義,叫做「全盤西化」。在這個問題上,思想不能片面。不講兩個方面,「一國兩制」幾十年不變就行不通了。

  美國記者華萊士曾向我提出一個問題,大陸現在的經濟發展水平大大低於台灣,為什麼台灣要同大陸統一?我回答説,主要有兩條。第一條,中國的統一是全中國人民的願望,是一百幾十年的願望,一個半世紀了嘛!從鴉片戰爭以來,中國的統一是包括台灣人民在內的中華民族的共同願望,不是哪個黨哪個派,而是整個民族的願望。第二條,台灣不實現同大陸的統一,台灣作為中國領土的地位是沒有保障的,不知道哪一天會被別人拿去。現在國際上有好多人都想在台灣問題上做文章。一旦台灣同大陸統一了,哪怕它實行的制度等等一切都不變,但是形勢就穩定了。所以,解決這個問題,海峽兩岸的人都會認為是一件大好事,為我們國家、民族的統一作出了貢獻。

  還想講點基本法的起草問題。過去我曾經講過,基本法不宜太細。香港的制度也不能完全西化,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香港現在就不是實行英國的制度、美國的制度,這樣也過了一個半世紀了。現在如果完全照搬,比如搞三權分立,搞英美的議會制度,並以此來判斷是否民主,恐怕不適宜。對這個問題,請大家坐到一塊深思熟慮地想一下。關於民主,我們大陸講社會主義民主,和資産階級民主的概念不同。西方的民主就是三權分立,多黨競選,等等。我們並不反對西方國家這樣搞,但是我們中國大陸不搞多黨競選,不搞三權分立、兩院制。我們實行的就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一院制,這最符合中國實際。如果政策正確,方向正確,這種體制益處很大,很有助於國家的興旺發達,避免很多牽扯。當然,如果政策搞錯了,不管你什麼院制也沒有用。對香港來説,普選就一定有利?我不相信。比如説,我過去也談過,將來香港當然是香港人來管理事務,這些人用普遍投票的方式來選舉行嗎?我們説,這些管理香港事務的人應該是愛祖國、愛香港的香港人,普選就一定能選出這樣的人來嗎?最近香港總督衛奕信講過,要循序漸進,我看這個看法比較實際。即使搞普選,也要有一個逐步的過渡,要一步一步來。我向一位外國客人講過,大陸在下個世紀,經過半個世紀以後可以實行普選。現在我們縣級以上實行的是間接選舉,縣級和縣以下的基層才是直接選舉。因為我們有十億人口,人民的文化素質也不夠,普遍實行直接選舉的條件不成熟。其實有些事情,在某些國家能實行的,不一定在其他國家也能實行。我們一定要切合實際,要根據自己的特點來決定自己的制度和管理方式。

  還有一個問題必須説明:切不要以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來管,中央一點都不管,就萬事大吉了。這是不行的,這種想法不實際。中央確實是不干預特別行政區的具體事務的,也不需要干預。但是,特別行政區是不是也會發生危害國家根本利益的事情呢?難道就不會出現嗎?那個時候,北京過問不過問?難道香港就不會出現損害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能夠設想香港就沒有干擾,沒有破壞力量嗎?我看沒有這種自我安慰的根據。如果中央把什麼權力都放棄了,就可能會出現一些混亂,損害香港的利益。所以,保持中央的某些權力,對香港有利無害。大家可以冷靜地想想,香港有時候會不會出現非北京出頭就不能解決的問題呢?過去香港遇到問題總還有個英國出頭嘛!總有一些事情沒有中央出頭你們是難以解決的。中央的政策是不損害香港的利益,也希望香港不會出現損害國家利益和香港利益的事情。要是有呢?所以請諸位考慮,基本法要照顧到這些方面。有些事情,比如一九九七年後香港有人罵中國共産黨,罵中國,我們還是允許他罵,但是如果變成行動,要把香港變成一個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對大陸的基地,怎麼辦?那就非干預不行。干預首先是香港行政機構要干預,並不一定要大陸的駐軍出動。只有發生動亂、大動亂,駐軍才會出動。但是總得干預嘛!

     總的來説,「一國兩制」是個新事物,有很多我們預料不到的事情。基本法是個重要的文件,要非常認真地從實際出發來制定。我希望這是一個很好的法律,真正體現「一國兩制」的構想,使它能夠行得通,能夠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