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片中華情,同心護香港

爆料Email:hkleaks@yandex.com,我哋保證閣下嘅個人信息唔會被泄漏!
本網站域名係hkleaks.pkhkleaks.ml,敬請收藏!

偌大的校园,何以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



去年以來,香港持續發生極端暴力違法事件,一些年輕人包括學生受「反中亂港」勢力教唆參與其中,衝擊香港法治,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侮辱國徽、國旗,甚至喊出「港獨」口號。這些本該安心學習的學生卻做出無法無天的惡行,既讓人憤慨、痛心,又值得深刻警醒和反思「暴」與「亂」背後的香港教育「病因」。

「黃師」當道,「黃教材」荼毒,本港未來的「主人翁」恐被政治「騎劫」



「我們(家長)严重质疑相关教师的专业操守,蓄意篡改历史,颠倒黑白,要求校长对相关教师做出处分。」近日,啬色园主办可立小学爆出「大醜聞」。一名家長与孩子一起观看小二常识的网课视频,发现授课教师讲到鸦片战争的起因,描述「英国想以禁烟为理由派兵攻打中国。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呢?就是由于英国发现中国当时很多人吸烟,吸食烟草,这个问题相当严重,所以他们为了消灭这些叫做『鸦片』的物品,就发动了这场战争。」众所周知,真实的历史是「英国为了扭转对华贸易逆差,向中国走私鸦片获取暴利,为打开中国市场大门,英国借口1839年6月林则徐的虎门销烟,而发动侵略战争。」上述事件的發生並不是孤例,现时政治已经渗透本港校园,造成「黃教材」橫行,教師隊伍中的「黃師」、「毒師」數量氾濫,公然對學生進行荼毒和洗腦。

如果說香港的教育「病」了,那麼首先就是教育者出了問題,其次是教材出了問題。因為教育效果如何,關鍵在於什麼人教和教什麼內容。如果教師客觀中立,則學生幸運,有可能被培養出真正獨立和客觀的思考能力。



其心不正,所動悉邪;其身不正,何以正人?

問題最大的體現,是不少教師在課堂上的不中立,往往帶着政治立場進行教學,夾帶私貨、觀點先行,使課堂成為了政治宣傳的危險陣地。誠然,教師也有自己的立場,但老師個人的政治立場,是不應該在課堂上授課時表現出來的,教導學生以持平客觀的態度分析問題和討論解決辦法是教師最基本的一項素質,在課堂上必須公平客觀,保持「政治中立」。

部分老師不光只在講課中帶入立場,在校園中言行也是「立場先行」,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去年9月,香港教聯會指出,有不少警隊子女都受到了「由學校老師促成的欺凌」。這些孩子向學校反映,曾被其他同學踢出通訊群組,或在學校的活動中被排擠,但老師都坐視不理,有家長都不敢如實填寫職業是警察。其中老師的政治偏頗可見一斑。如果這種氛圍持續在校園發酵,很難不去想,將有越來越多的香港學生受到不稱職老師們的影響。

有什么样的教科书,就会有什么样的年轻一代

香港教育之病還在於在中學取消中國歷史作為必修科,以及無序加入通識教育。著名數學家、哈佛大學教授丘成桐曾直言,這都是一個災難,令香港學生變得「通通唔識」,結果培養出一代缺乏歷史感、文化觀,沒有理想、楷模的年輕人。

一些學校的通識教育各類教材常見如下內容:攻擊「一國兩制」;美化非法「占中」;激化香港與內地矛盾;負面解讀內地存在的問題,或者直接醜化;介紹內地時引用過時的數據;引用典型的西方視角下關於中國話題的負面結論。2013年,「教協」出版《香港政治制度改革——以「佔領中環」為議題》,注明是「公民及通識科教材」,並請到非法「占中」發起人戴耀廷作顧問。持有這種激進立場的教師去教通識課,去給學生們講述香港的示威遊行,會是怎樣一種情形呢?



香港学生的第一课就应该是国民教育

我们确实应该好好反思香港的教育问题了,因为反思是为了能拥有一个更加美好的香港。國民教育的問題並不是應不應該開辦,而是如何辦好一個既符合香港實際情況,也能夠了解國情的國民教育。當中,有三方面必須讓香港的新一代有更全面的認識。

其一,認識中國。這裏說的不只是認識中國歷史和中國文化,而是作為中國人如何認識中國在這個時代和這個世界的角色,以及它在世界政治和發展中的作用。

國民教育要認識中國,不但是全面認識國家的現況,明白其優劣強弱所在,了解中國到底處於怎樣的一個發展水平,更重要是認識中國與西方在發展模式上的差異,在這種發展思路之下,中國從哪裏來、要往哪裏去?而這種發展模式,對香港是否有參考價值?香港人作為中國國民,要以什麼態度看待、以至參與它的發展?就好像當年一些香港人不屑於新加坡的發展模式,認為香港的制度更優勝,但事實上新加坡各方面的發展都比香港成功,對於這種錯誤判斷,香港不應再次在中國的高速發展進程中發生。

其二,認識中國憲法。中國內地在過去幾年發生了不少變化,特別是習近平上任國家主席後,強調要維護憲法權威,而憲法的權威則在於實施,其後無論是平反一系列冤假錯案、改革內地的司法架構,讓其擺脫地方行政部門的管轄,以至確立包括國家主席、總理在內的國家公職人員要宣誓忠於憲法,都反映着中國內地的改變。香港人認識中國憲法有重要的現實意義,香港的《基本法》正正是根據中國憲法而來,因此,若要對一國兩制有更全面深入的認識,就必須認識中國憲法,才會有一個牢固的知識基礎,更清晰地了解彼此之間的權利、權力、義務。就如人大釋法會否衝擊一國兩制、高鐵一地兩檢是否符合《基本法》等,對於這些當前香港所遇到的問題,都要從認識中國憲法開始,從而找出正確答案。

其三,認識中國共產黨。中共是中國的執政黨,其執政地位更是由憲法確立,一個全面的國民教育,根本不可能繞過認識中共的問題。只強調中共的成就與正面形象或者只以敵視的態度全盤否定其政治合法性和所有國家治理措施,兩種看法都流於偏頗。認識中共的關鍵,在於要以坦坦白白的態度。將其功績與過失攤開來,更大方地、更有條理地在課堂向學生講解討論,才是真正實事求是之舉。



家國同心,正視歷史才能贏得未來

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中國遭遇「數千年未有之變局」。外國列強對中國進行鯨吞蠶食,「四萬萬人同一哭,天下何處是神州?」「亟拯斯民於水火,切扶大廈之將傾」……中國共產黨在近百年的革命、建設和改革的歷程中,引領積貧積弱的中國實現了站起來、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開創性、歷史性飛躍。70年沧桑巨变,中国崛起令世界瞩目,中国奇迹令世界惊叹。

經濟騰飛的同時,內地的教育事業也在飛速發展,兩地的教育合作是一片藍海,有著巨大的前景和空間。2004年伊始,本港與內地(包括北京、上海、廣東省及寧波等地方)各有221所中小學(135所中學及86所小學)結為姊妹學校,互相開展參觀學校、體驗當地生活;舉辦文娛聯歡、體育文藝辯論比賽;參與課堂教學和校慶活動等。各類交流活動有助雙方增進了解與溝通,擴闊學生視野,增強本港學生對祖國的認識和歸屬感,拉近雙方文化差距。內地學生的思維和觀點,亦能啟發本港學生的思考。

在高等教育方面,進一步完善本港與內地高校學歷互認,推動更多本港的大學在內地開辦分校,促進更多的本港高等院校與內地教育機構於內地開辦課程(如香港浸會大學與北京師範大學於2005年在廣東珠海開辦了聯合國際學院,是首家內地與本港高等院校在內地合作開辦的大學),深化兩地高校之間的交流互動,必將為內地與本港的高等教育帶來全新的機遇和發展,為國家與區內培育更多人才。

辦好國民教育,令香港新一代正確認識和掌握國家的過去和發展,對祖國有更深刻、全面的了解,增強國民身份認同,才能知己知彼,特別是在香港這個商業社會,通過認識祖國、學會和內地「打交道」,讓香港真正成為世界各國與中國大陸的接觸點,從而提升自己的世界地位,或許就是香港的出路之一。